民事案件

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与朱**及**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admin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10 17:25:48
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与朱**及钟**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本案例转自中国裁判文书网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01民终1597
 
上诉人(原审被告):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普通合伙),住所地湖南省浏阳市蕉溪乡窑前村。
执行事务合伙人董正武,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彪,上海建纬(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炼超,湖南碧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运红,湖南康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钟**,男。
上诉人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因与被上诉人朱**及原审被告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2016)湘0181民初10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上诉请求:1、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朱**对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朱**负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对借款合同的义务主体认定与责任承担前后矛盾,判令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这一非借款合同主体承担还款义务于法于理无据。对于朱**所出示的两张借条上所载的50万元、127万元借款的合同主体的认定,是判定借款偿还义务承担的关键。第一笔2014410借条的50万元款项是钟**向朱**因个人资金周转所借,该款项既未支付给合伙企业,也未用于合伙企业的经营,且并未得到合伙企业合伙人的同意,该50万元应为钟**的个人借款。第二笔2015217127万元款项,是朱**投资于钟**个人所开办的江西采石场的投资款,该款项同样未支付给合伙企业,也未用于合伙企业的经营,只是到出具借条时,经钟**与朱**达成一致意见将该投资款转为钟**个人借款。因此,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都不是两笔借款的合同主体,不应承担责任。二、一审法院仅以借条上有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公章进而认定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应承担还款义务系适用法律错误,钟**并非合伙企业法律上的合伙人,其无权对外代表合伙企业将个人债务转为合伙企业债务。一审法院认定钟**为所谓的实际合伙人并无法律依据。本案中,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是依《合伙企业法》登记设立的普通合伙企业,根据《合伙企业法》的规定能够代表合伙企业对外从事合伙事务的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都是在工商登记机关登记的合伙人,不存在所谓的实际合伙人实际控制人。即使钟**对合伙企业有以他人名义进行的出资,钟**至多是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隐名合伙人,但不具有对外代表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法律地位。三、钟**在借条上加盖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公章的行为并未得到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及其合伙人的同意或授权,朱**并不存在法律保护的信赖利益,一审法院判决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对钟**个人债务承担偿还义务系明显的适用法律错误。四、一审法院适用已经废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意见》作为判决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承担责任的依据,属适用法律错误。钟**所借款均为其个人借款,钟**并非合伙企业法律上的合伙人,其无权对外代表合伙企业将个人债务转为合伙企业债务,朱**并不存在法律保护的信赖利益,一审法院判决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承担还款责任系适用法律错误。
**辩称,一、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称其并非借款合同主体,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不承担还款义务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与朱**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借贷关系。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在借条上加盖公章时,其与朱**之间的借贷关系就已成立。二、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诉称钟**并非该采石场法律上的合伙人,借条上加盖公章的行为并未得到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及其合伙人的同意或授权,一审判决以借条上有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公章而认定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应承担还款义务系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钟**为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实际合伙人及控制人。钟**成为该采石场的合伙人后,该采石场的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怠于履行法定的变更合伙人信息登记申请的义务,使得钟**的合伙人身份没有被企业登记档案资料所记载。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这种怠于履行义务所产生的法律风险,不能转嫁至作为善意第三人的朱**。三、一审法院判定采石场承担还款义务,既有事实依据,也有法律依据。四、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在上诉意见中认可钟**与易晚良2014127签订的协议书的真实性及有效性,即认可了钟**是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实际出资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辩称,本案中涉及的177万元中的50万元确实是本人的个人借款,127万元是投资江西矿场,后江西矿场没搞成,在朱**父亲的协商要求下就将127万元投资款转成了借款,127万元也是本人的个人借款。
**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判令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偿还借款本金1770000元及自借款之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钟**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系普通合伙企业,合伙人为董正武、欧阳熙、任萍及朱婷婷,经营范围为花岗岩露天开采及碎石销售。钟**与朱婷婷系夫妻关系,在201412172015217期间内,钟**系该采石场的实际合伙人和控制人。2014410,钟**以需要周转资金为由向朱**出具借据借款500000元。注明:借条今借到朱**现金伍拾万元正(500000元)钟**2014.4.10”,借据加盖了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单位公章。当日,朱**通过银行转账向钟**指定的账户汇入500000元。此后,朱**陆续向钟**支付款项,拟作为开办江西采石场的投资。2015217,朱**及钟**经协商,由钟**向朱**出具了借据,注明:借条今借到朱**现金壹佰贰拾柒万元正(1270000元)注:在2016216日前还清钟**2015.2.17”,借据加盖了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单位公章。此后,钟**未偿还朱**借款。
另查明,1、诉讼中,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钟**申请对两份借据上所加盖的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单位公章的真伪及形成时间进行司法鉴定,20161018,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以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钟**未缴纳鉴定费用为由终止鉴定。2、钟**在诉讼中认可借款500000元的月息为2分,投资款转为借款的1270000元没有约定利息。
一审法院认为,朱**与钟**签订借款借据并向其交付借款后,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成立。钟**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故一审法院对朱**要求钟**偿还借款本金1770000元的请求予以支持。本案的焦点问题:一、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2条规定,借用业务介绍信、合同专用章、盖章的空白合同书或者银行账户的,出借单位和借用人为共同诉讼人。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提出其未在借据上盖章也未授权他人盖章,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且在申请对公章的真伪及盖章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后又自动放弃权利,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一审法院对其抗辩理由不予采信。公章代表法人意志,对外签订合同及其他法律文件,具有极高的法律效力。以公司名义所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概由公司承担。故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应当承担还款责任。二、借款利息如何认定?书面借款协议中未约定利息,视为不支付利息。钟**在诉讼中对第一笔本金为500000元的借款约定了月息2分的事实进行了自认,一审法院予以采信。故一审法院对朱**要求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钟**偿还以借款本金500000元为基数自2014410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月息2分计算的利息的请求予以支持。朱**没有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朱**与钟**之间关于第二笔本金为1270000元的借款约定了年利率24%的事实,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三、案外人朱旭从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提取石料的货款是否可以抵扣借款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系另一买卖合同关系,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朱**与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之间的上述争议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钟**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偿还朱**借款本金1770000元及利息(其中以借款本金500000元为基数自2014410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月息2分计算);二、驳回朱**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债务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5160元,由朱**负担2160元,由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钟**共同负担23000元。
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二审期间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一、录音资料;证据二、申请了证人苏某出庭作证,证据一、二拟证明钟**向朱**借款时所称的借款用途为投资江西矿山,朱**对此明知,朱**及其儿子朱旭借款后去江西矿山进行了查看及拍照,朱**认为钟**借款不是投资江西矿山,才将投资款转为借款。朱**质证认为,录音是隐蔽录音,是在调解的氛围中录音,不能作为判决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录音不完整,是有选择的录音;证人是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利害关系人,证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证人证言缺乏客观公正性。本院认证,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提供的录音资料并非证人苏某与朱**谈话全过程的录音,录音资料不具备完整性,证人苏某与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合伙人任某有亲属关系,且系任萍的委托管理人,与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提供的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
本院对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为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对朱**主张的债权是否承担还款责任。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上诉主张其并非本案借款合同主体,不应承担还款责任。本案中朱**提交了两张金额分别为50万元和127万元的借条,借条上均加盖了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公章。虽然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系普通合伙企业,董正武为执行事务合伙人,但根据查明的事实,朱**向钟**提供借款期间,钟**系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实际合伙人及控制人,并由其负责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经营管理,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公章也在其控制范围,公司的公章代表法人意志,对外签订合同及其他法律文件,具有极高的法律效力,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在朱**的借条上加盖公章,即表示对债务的认可,以公司名义所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公司承担。钟**虽称其未在借条上加盖过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的公章,但并未提供其他足以反驳公章真实性的证据,因此,钟**的辩称意见不能成立。综上,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主张其不应承担还款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5160元,由浏阳市蕉溪窑前采石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XX宇
审判员 唐亚飞
审判员 欧阳宁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书记员 高沁莹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分享到:
版权所有:湖南碧泉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海内互联    湘ICP备09019816号
地址:湘潭天易经开区凤凰路同丰中央广场A座16楼 邮编:411101 联系电话:0731-57887989
扫一扫!
关注碧泉!